富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中国画变不变怎么变

www.hrbditaitai.com2019-10-09

原标题:国画变了吗?不变?它是如何变化的?

陆燕少班论文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20世纪中国绘画创新的主要趋势,那就是“用西方绘画重塑中国绘画”,也就是用西方的建模方法和观念来改革中国绘画。但是,这也引起了中国传统画家意识的迷恋,有意或无意地反对了中国画特色的坚持和对现代性的追求。

霞塘布法罗地图(中国画)潘天寿

中国画的风格和精神的逐渐弱化,以及对中国画内部学术问题的缺乏兴趣或缺乏研究,无疑使现在看来繁荣的中国画成为现实。如何用现代语言解释中国画的内部结构和水墨的意义?中国画对绘画面临的困境有什么启示?近日,在易尚义艺术基金会首次举办的“中国画论坛”上,行业专家就本体论语言的特征,中国画的发展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以期阐明当前社会发展下的中国画。价值和功能。

20世纪以来,在中西绘画共存的历史条件下,不同取向的画家,无论是想融入更多的西方规律,还是想更新传统,在吸收西方绘画的融合上都没有什么争议,但是重视中国画民族文化价值和独特语言的有识之士主张“中西画应疏远”,即中国画可以吸收西方绘画的元素作为自己的,但必须反映民族的真实本性,而潘天寿则是“开放距离”的“代表”。针对这种情况,黄宾虹曾指出:“读海易变民族”,可见黄宾虹看到了中国画在不断变化的发展中有着稳定的东西。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如何认识中国画的民族性,不仅是发展中国画的核心问题,也是未来中国画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它也是中国现代艺术遗产的基础。

“改变不变”的核心基因

笔墨是中国画的基本语言,在中国画趋于多元化的今天,笔墨仍然是中国画的基本语言。笔墨作为绘画内涵的媒介手段和表达方式,浓缩了中国文化独特的气质和品格,但这种绘画语言很难被西方人感知和理解。有人提出,水墨画的现代化必须回归“纯物质”,即把“现代水墨画”视为一种没有国界、没有民族文化特色、没有纵向继承和横向联系的纯物质艺术。这种主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传统的抛弃。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郎少军认为,问题不在媒介,而在形式和意义上,这是“现代化就是西化”理念的产物。墨水和刷子,所以应该没收。“力”和“感觉”这两种力量是相对恒定的因素。传统绘画理论总结了“力感”和“感”的产生方法和评价标准,如“一波三折”、“压纸背”、“巧柔”、“甜厚”、“平、留、圆、重、变”等。所以在书画鉴赏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从把握“力”和“感”的角度进行批判和研究。

齐白石所打破的这一中国意象原则“在喜欢之间”是形象化与抽象之间的智慧。它的形象性在于掌握物体的寿命和特性。它的抽象因素,是建模方案的符号化和风格化趋势。中央文学史研究所馆长薛永年指出,正是这种图像的风格化特征增强了中国画的传承门槛,使中国画的创作表现为现有程序的个性化,而个性化反过来得到丰富和发展。一些程序。

除了图像之外,中国画的构成还涉及空间问题。为了进一步理解中国画的空间问题,仍然需要接触笔墨,因为笔墨是实现写意精神的关键。通常,必须实现三个功能。一种是用“意象”的概念来描述对象,另一种是使用“情感论文”。书法意识是“写心”,第三是表达相对独立的笔墨之美。 “这三个功能的实现与'骨法笔'和'水晕墨水章'密不可分,而笔和墨水的关键是笔,不能离开'书写轨迹'。”薛永年举例说明,对于沉重的色彩作品,书写细致的目的在于笔和色彩的结合中的“书写”意识。对于纯无色图片,还存在色边和色块痕迹的“书写”意识,否则很难区分是水彩还是水粉?

薛永年认为,意象思维的造型概念超越了“无关”的空间意识,以“书写”为主的笔墨语言足以反映黄宾虹所说的“不变的民族特色”。在中国画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中,它可以被视为中国画的核心基因。

笔墨继承有破裂的风险

有一些在继承中有效的规则。该程序具有高度的稳定性,但是它也随着创建对象和主题的变化而变化。如果固化并反复重复,它将失去生命力。但是,如果将钢笔和墨水程序等同于“旧味道”并轻易丢弃,则会导致墨水和墨水性质的损失。

倪匡课堂论文

中国画教育从学习计划开始,在悠久的历史中积累和发展缓慢。《芥子园画谱》是中国绘画程序中最集中的示例。另外,倪匡,龚贤,卢玉韶等人《课徒稿》是一种程序。该程序有什么用?中国画的风格化是否会束缚艺术家的创造力?中央文学史研究所馆长潘功凯认为,绘画程序与画家的表演空间完全互补。基于该程序,可以讨论墨水结构。没有程序,并且没有附着墨水结构。

“在一个阶段中,我将学习一所学校,某个派系,然后再学习另一所学校,然后再向其他人学习。这种学习方法几乎是世界上绘画和学习的过程。 “潘功凯说,这种模仿往往具有系统性,与前人相比要进入游戏规则,这种比较需要道路正确,步骤稳定,真诚,深入,深入。为了有收入。这种非常特殊的学习方法的本质是修养。模仿和模仿的过程是老一辈人笔墨亲密的过程,也是学习老一辈人格的过程。关键是比较和理解。潘公凯将笔墨的文化方面称为“比较顺序”。此顺序通常很复杂。子孙后代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和组合。在选择中,将介绍学习者的才能,教育程度,意愿和方向。就是这种国画。解构实现了艺术史的文化演进。

如果说传统绘画是潘天寿的“师生自学”的方法所继承的话,主要的方法就是关心,发誓,亲临,模仿前辈的经典作品,然后进行创新实践。好吧,自20世纪以来,培养画家的任务主要由新的艺术学院来承担,但是大多数艺术学院都是由西方画家主持的。他们大多数都采取借用西方绘画来转变中国绘画的策略。郎少军认为,正是由于社会文化和教育环境的原因使得大多数二十世纪下半叶的艺术家缺乏笔墨训练和笔墨认知的技能。这是看不到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花鸟画的重要原因。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陈平也提出了反思。美术学校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可以向学生灌输多少“笔和墨水”作为中国画的基本要素。学生能得到多少?因为没有多少老师真正知道怎么写墨水,所以没有多少画家真正知道怎么写墨水。 “中国的传统教育遭受破坏后,每个人都首先拿起铅笔,然后拿起画笔。这是错的。”陈平岩,中国画的发展确实有许多内容与中国画本身的精神背道而驰。在他看来,诗歌和书法是中国画本身的本质,而李家山水的“房屋漏水”就是将圆点融入书法,将素描融入书法的典型例子。

中国画继续扩大边界

不可否认,中国画已发展到今天,边界在不断扩大。笔不仅是刷子,而且是笔,水彩笔或水粉笔。甚至可以使用喷枪。在彩色颜料上,也可以使用丙烯酸,水彩和水粉颜料。载体不仅是宣纸和蜻蜓,而且是金属和板载物。该技术不仅是书法的意思,而且是稀薄的染色,厚涂层,堆积和摩擦。面对现实中国绘画趋于多元化的现实,郎少军建议不能将传统的中国标准简单地应用于各种探索性的新中国绘画。相反,它们不能通过各种流行的理论和方法简单地应用于传统绘画。为了避免使用这样的标准来评价他的作品的“异类批评”,他将当代中国画分为传统,泛传统和非传统类型,并建议使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类型的中国画。传统类型是指现代古典形式,泛传统类型是指多样化的主流形式,非传统类型是指跨境勘探形式。

对于当前中国画家对笔墨的理解和认识,郎绍钧概括了两种倾向:分离倾向和回归倾向。分离意味着稀释,离开甚至放弃笔墨语言。返回表示返回并甚至坚持使用笔墨语言。创新和探索促进了观念,材料,主题和风格等许多方面的分离趋势。但是,博物馆和美术馆的激增以及拍卖活动的活跃为重新认识笔和墨水提供了条件。艺术史研究的繁荣也不断改变着人们对传统艺术的理解。

结合中国画的现状,如:田黎明等无骨人物,吴善明等水墨人物,刘国辉,李伯彦,袁武等速写人物,郭全中,王彦平,李士南,朱新建,严晓彤,李晓宇,李津,刘济南等现代中西兼容汉字,肖海春,徐新荣,陆福生,邱婷,周凯,陈平,范扬,李学明等“复古创新”的景观人物,张谷雨,张杰,何家林,陆昊。龙瑞,姜宝林,卓和军,贾有福等山水画在传统与现代的困境中大胆探索,杜大zhen独特的五彩斑scenery ,姜洪伟,何家英,唐永利和众多画家探索各种主题和风格的细致画作,是以中西兼容和传统学习的方式设计自己的艺术之路。 “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是分离和回归,以宽松的态度与中国和西方兼容,与传统和现代兼容。这种潮流可能是最值得关注的。”郎少军说。

视觉形式影响下的隐忧

与传统绘画不同,笔墨的个性不同。视觉形式对当今人们的影响和吸引力远大于笔和墨水。中国绘画发展到今天,本体语言发生了重要变化。迫切需要诸如建模,架构和图像之类的问题。解决。您是否经历了中西融合一百多年?《美术》该杂志的编辑兼总编辑尚辉说:“如果我们只看到风格的变化,那说明我们的水平还不够高。我们真的没有足够的理由来讨论这个存在的问题。从绘画和材料上绘画,或者我们抛弃了关于本体论的传统主张,当然,对于中国画的回归,对本体语言的讨论,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肯定只是部分的回归,并且肯定会添加样式,模式,图像的因素。谁可以很好地解决此问题,谁可以成为高峰。”

对于年轻人来说,现在更多的是追求图形、图像构图和图像视觉效果的画面,而忽略了笔墨技法、笔墨语言的现状,唐永利,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表示关注,他说:“中国年轻人的绘画问题,类似于中国画走近国际视野的问题。西方人无法理解中国画本体论绘画的语言。年轻人也是这样,将来会越来越困难。即使艺术学院加强了传统教学,但如果中国画的本体语言仍然停留在笔墨上,那么未来的发展就是一个利基,即少数人的欣赏,而不是大众的绘画。考虑到对中国画本体语言的研究和展望,唐永利建议业界也要听取年轻人的意见,避免中国画成为文化保护的对象,成为文化遗产,使中国画的“活性元素”不能被激活。

?结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责任编辑:

2019-09-19 18: 21

来源:亚运轩艺术网

原名:中国画变了?常数?怎么变的?

0x251C

陆燕下课论文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20世纪中国绘画创新的主要趋势,那就是“用西方绘画改造中国画”,即用西方造型方法和观念改造中国画。然而,这也引起了中国传统画家自觉意识的迷恋,有意无意地反对中国画特色的坚持和对现代性的追求。

0x251D

下塘水牛图(国画)潘天寿

中国画的风格和精神的逐渐弱化,以及对中国画内部学术问题的缺乏兴趣或缺乏研究,无疑使现在看来繁荣的中国画成为现实。如何用现代语言解释中国画的内部结构和水墨的意义?中国画对绘画面临的困境有什么启示?近日,在易尚义艺术基金会首次举办的“中国画论坛”上,行业专家就本体论语言的特征,中国画的发展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以期阐明当前社会发展下的中国画。价值和功能。

自20世纪以来,在中西绘画并存的历史条件下,不同方向的画家们是否想整合更多的西方法律或更新其传统,在吸收西方绘画的融合方面几乎没有争议,但是重视民族文化价值和中国画独特语言的有识之士倡导“中西方画应相距遥远”,即中国画可以吸收西方画作本身的元素,但必须体现真实。国家的本质,潘天寿是“开放的距离”“的代表。针对这种情况,黄斌宏曾指出:“海易识,易改变国籍。”可见,黄斌宏看到了不断变化的中国画具有稳定的东西。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如何理解中国画的民族性不仅是发展中国画的核心问题,也是未来中国画的理论与实践。它也是中国现代艺术遗产的基础。

“不变不变”的核心基因

毛笔是中国画的基本语言,而中国画则趋于多元化。笔墨作为媒介手段和绘画内涵的表达,凝聚了中国文化的独特气质和特征,但这种绘画语言很难被西方人所理解和理解。有人建议水墨画的现代化必须回到“纯物质”上,也就是说,把“现代水墨画”看作是一种无国界,没有民族文化特征,没有垂直传承和水平联系的纯物质艺术。 “这种主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放弃了传统。为了换取与西方同步并获得西方认可的动机,这是'现代化就是西方化'这一概念的产物。”郎少军,研究员中国美术学院认为,问题不在于媒介,而在于墨水和画笔的形式和含义,因此应该加以解决。 “力”和“感觉”这两个力是相对恒定的因素。传统绘画理论总结了“一波三折”,“逼纸”,“巧而软”,“又甜又厚”的“力量感”和“感觉”的制作方法和评价标准。 “平,留,圆,重,变”等,在欣赏书画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从把握“力”和“感”的角度进行批判和研究。

齐白石所打破的这一中国意象原则“在喜欢之间”是形象化与抽象之间的智慧。它的形象性在于掌握物体的寿命和特性。它的抽象因素,是建模方案的符号化和风格化趋势。中央文学史研究所馆长薛永年指出,正是这种图像的风格化特征增强了中国画的传承门槛,使中国画的创作表现为现有程序的个性化,而个性化反过来得到丰富和发展。一些程序。

除了图像之外,中国画的构成还涉及空间问题。为了进一步理解中国画的空间问题,仍然需要接触笔墨,因为笔墨是实现写意精神的关键。通常,必须实现三个功能。一种是用“意象”的概念来描述对象,另一种是使用“情感论文”。书法意识是“写心”,第三是表达相对独立的笔墨之美。 “这三个功能的实现与'骨法笔'和'水晕墨水章'密不可分,而笔和墨水的关键是笔,不能离开'书写轨迹'。”薛永年举例说明,对于沉重的色彩作品,书写细致的目的在于笔和色彩的结合中的“书写”意识。对于纯无色图片,还存在色边和色块痕迹的“书写”意识,否则很难区分是水彩还是水粉?

薛永年认为,意象思维的造型概念超越了“无关”的空间意识,以“书写”为主的笔墨语言足以反映黄宾虹所说的“不变的民族特色”。在中国画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中,它可以被视为中国画的核心基因。

笔墨继承有破裂的风险

有一些在继承中有效的规则。该程序具有高度的稳定性,但是它也随着创建对象和主题的变化而变化。如果固化并反复重复,它将失去生命力。但是,如果将钢笔和墨水程序等同于“旧口味”并轻易丢弃,则会导致墨水和墨水性质的丧失。

倪匡课堂论文

中国画教育从学习计划开始,在悠久的历史中积累和发展缓慢。《芥子园画谱》是中国绘画程序中最集中的示例。另外,倪匡,龚贤,卢玉韶等人《课徒稿》是一种程序。该程序有什么用?中国画的风格化是否会束缚艺术家的创造力?中央文学史研究所馆长潘功凯认为,绘画程序与画家的表演空间完全互补。基于该程序,可以讨论墨水结构。没有程序,并且没有附着墨水结构。

“在一个阶段中,我将学习一所学校,某个派系,然后再学习另一所学校,然后再向其他人学习。这种学习方法几乎是世界上绘画和学习的过程。 “潘功凯说,这种模仿往往具有系统性,与前人相比要进入游戏规则,这种比较需要道路正确,步骤稳定,真诚,深入,深入。为了有收入。这种非常特殊的学习方法的本质是修养。模仿和模仿的过程是老一辈人笔墨亲密的过程,也是学习老一辈人格的过程。关键是比较和理解。潘公凯将笔墨的文化方面称为“比较顺序”。此顺序通常很复杂。子孙后代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和组合。在选择中,将介绍学习者的才能,教育程度,意愿和方向。就是这种国画。解构实现了艺术史的文化演进。

如果说传统绘画是由潘天寿的“师者自修”方法所继承的,主要途径是关心、骂人、亲、仿前人的经典作品,然后进行创作和实践创新。好吧,20世纪以来,培养画家的任务主要由新的艺术学院承担,但大多数艺术学院都由西方画家主持。他们大多实施借西洋画改造中国画的策略。郎少军认为,正是由于社会文化和教育环境的原因,使得20世纪下半叶的大多数艺术家缺乏笔墨训练和笔墨认知的技能。这是中国画看不到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山水画、花鸟画。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陈平也提出反思。艺术学校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作为中国画基本元素的“笔墨”能灌输给学生多少。学生能得到多少?因为真正懂得写字的老师不多,真正懂得写字的画家也不多。”中国传统教育中断后,大家先拿起铅笔,拿起画笔。陈平岩,中国画的发展确实有许多内容偏离了中国画本身的真正精神。在他看来,诗书是国画本身的精髓,李嘉善山水的“屋漏”是点画合一的典型范例。

不断拓展边界的中国画

不可否认,中国画已发展到今天,边界在不断扩大。笔不仅是刷子,而且是笔,水彩笔或水粉笔。甚至可以使用喷枪。在彩色颜料上,也可以使用丙烯酸,水彩和水粉颜料。载体不仅是宣纸和蜻蜓,而且是金属和板载物。该技术不仅是书法的意思,而且是稀薄的染色,厚涂层,堆积和摩擦。面对现实中国绘画趋于多元化的现实,郎少军建议不能将传统的中国标准简单地应用于各种探索性的新中国绘画。相反,它们不能通过各种流行的理论和方法简单地应用于传统绘画。为了避免使用这样的标准来评价他的作品的“异类批评”,他将当代中国画分为传统,泛传统和非传统类型,并建议使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类型的中国画。传统类型是指现代古典形式,泛传统类型是指多样化的主流形式,非传统类型是指跨境勘探形式。

对于当前中国画家对笔墨的理解和认识,郎绍钧概括了两种倾向:分离倾向和回归倾向。分离意味着稀释,离开甚至放弃笔墨语言。返回表示返回并甚至坚持使用笔墨语言。创新和探索促进了观念,材料,主题和风格等许多方面的分离趋势。但是,博物馆和美术馆的激增以及拍卖活动的活跃为重新认识笔和墨水提供了条件。艺术史研究的繁荣也不断改变着人们对传统艺术的理解。

结合中国画的现状,如:田黎明等无骨人物,吴善明等水墨人物,刘国辉,李伯彦,袁武等速写人物,郭全中,王彦平,李士南,朱新建,严晓彤,李晓宇,李津,刘济南等现代中西兼容汉字,肖海春,徐新荣,陆福生,邱婷,周凯,陈平,范扬,李学明等“复古创新”的景观人物,张谷雨,张杰,何家林,陆昊。龙瑞,姜宝林,卓和军,贾有福等山水画在传统与现代的困境中大胆探索,杜大zhen独特的五彩斑scenery ,姜洪伟,何家英,唐永利和众多画家探索各种主题和风格的细致画作,是以中西兼容和传统学习的方式设计自己的艺术之路。 “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是分离和回归,以宽松的态度与中国和西方兼容,与传统和现代兼容。这种潮流可能是最值得关注的。”郎少军说。

视觉形式影响下的隐忧

与传统绘画不同,笔墨的个性不同。视觉形式对当今人们的影响和吸引力远大于笔和墨水。中国绘画发展到今天,本体语言发生了重要变化。迫切需要诸如建模,架构和图像之类的问题。解决。您是否经历了中西融合一百多年?《美术》该杂志的编辑兼总编辑尚辉说:“如果我们只看到风格的变化,那说明我们的水平还不够高。我们真的没有足够的理由来讨论这个存在的问题。从绘画和材料上绘画,或者我们抛弃了关于本体论的传统主张,当然,对于中国画的回归,对本体语言的讨论,尤其是在年轻人中,肯定只是部分的回归,并且肯定会添加样式,模式,图像的因素。谁可以很好地解决此问题,谁可以成为高峰。”

对于年轻人来说,现在更多地追求图片的图形,图像构图和视觉图像效果,而忽略了笔墨技能,笔墨语言的现状,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唐永立他表示关注,他说:“年轻人的中国画问题与国际视野中的中国画问题相似。西方人无法理解中国画的本体绘画语言。年轻人也是如此,并且即使艺术学院加强了传统教学,但如果中国绘画的本体语言仍然停留在笔墨之中,未来的发展将是一个利基,即欣赏。少数人,而不是群众的绘画。”因此,考虑到中国画本体语言的研究和前景,唐永立建议业界也应听取年轻人的意见,避免中国画成为文化保护的对象,并成为一种文化遗产,以便“不能激活“中国画的活跃元素”。

?结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中国画

笔墨

郎少军

唐永利

薛永年

阅读()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