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医生叔叔,你后面有两个小女生 听说孩子看的到,你相信吗?

www.hrbditaitai.com2019-08-31

  原创鸽子医生2天前我要分享

  这是之前门诊时发生过的真实事件,所以我觉得也不能说是故事了。有一次一个约莫四岁多的小男生来看诊,很乖,算是不熟的小病人。所以我开始跟他聊玩具,聊卡通,可是他没什么兴趣,只有点头摇头。就在即将看病结束的时候,小弟弟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我说,“医生叔叔,你后面有两个小女生!”

  

  我停了一下,没多说话……倒是妈妈急忙道歉,压了一下弟弟的头。

  “医生,不好意思,小孩子乱讲话,这孩子最近都喜欢胡说八道”。

  “没关系,我以前也听过类似的话,小孩常常这样的。”

  记得当我还在住院部当住院医生时,在普通病房轮转之后,开始进儿科重症监护室。在儿科和成人病房,最大的不同,就是成人病房中欢笑声其实还是不少;但是儿科重症监护室,大概是整个儿科唯一特别沉重悲伤的地方,因为家长对孩子有太多的不舍。照顾重症监护室的孩子当然格外辛苦,要是值班时遇到几个孩子状况很不好,已经处于倒数计时的状态,那就特别难熬。难熬的不只是看着孩子的挣扎,还常常要面对家属止不住的眼泪。不过通常经历过这一段日子,每个儿科医生都会成长茁壮很多。

  有一次值班时,大概晚上十一点多,刚走出重症监护室,要坐电梯下楼去取外卖。

  

  “医生啊,你辛苦了啊”电梯旁一个阿姨突然跟我说话。

  “哦,今天还好”我望了她,是之前照顾过病人的奶奶,这次小朋友又住院了,不过不严重就是了。

  “医生,你现在医术越来越好了”。

  “谢谢阿姨认可”,其实当下有点累,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一下,有没有进步那要老师们说了才算啊。

  “真的,我跟你讲啊,你不要害怕,我看的到一般人看不到的那些,你后面跟了四个小孩,还蛮多的。”

  其实在医院听多了,我也没有很在意,加上据说我命格有五两多,我也从来没亲眼看过。就问了一句“阿姨,那他们跟着我要干嘛?会不会很恐怖?”。

  “不会,他们有些人不清醒但还没走,有些刚走却自己不知道。但是他们都会尽量跟着好医生,希望能帮助他们。治好也可以,帮他们解脱也可以”。

  我突然有点愣了一下,这位背后灵的故事是真的?我是学医的,讲究科学,唯物主义支持者。

  “我上次还看到你们一个主任后面跟着一大排的,还有一个比你资深的医生后面也跟着六七个。我没有跟他们讲,我跟他们比较不熟”她接着说。

  “你不要跟他们讲比较好,我怕他们会吓到”,其实当下我是怕阿姨会被叫去看精神科医生。

  “真的,医生叔叔后面真的有两个小女生!”这时妈妈几乎是住弟弟的嘴了,要把他拉出诊室。

  “妈妈,我看过她们!”望着小男孩坚定的眼神,妈妈被吓到了。诊室护士跟我也突然顿了一下。

  

  这时弟弟跑到我身后的门诊病历柜,指着上面的贴纸。“妈妈,这个我上次有看过卡通,里面有这两个。”

  “啊,这个叔叔也认识哦,冰雪奇缘,姐姐叫艾莎,妹妹叫安娜,对不对?”

  整个诊室,哄堂大笑,又是一个开心的看诊时光。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这是之前门诊时发生过的真实事件,所以我觉得也不能说是故事了。有一次一个约莫四岁多的小男生来看诊,很乖,算是不熟的小病人。所以我开始跟他聊玩具,聊卡通,可是他没什么兴趣,只有点头摇头。就在即将看病结束的时候,小弟弟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我说,“医生叔叔,你后面有两个小女生!”

  

  我停了一下,没多说话……倒是妈妈急忙道歉,压了一下弟弟的头。

  “医生,不好意思,小孩子乱讲话,这孩子最近都喜欢胡说八道”。

  “没关系,我以前也听过类似的话,小孩常常这样的。”

  记得当我还在住院部当住院医生时,在普通病房轮转之后,开始进儿科重症监护室。在儿科和成人病房,最大的不同,就是成人病房中欢笑声其实还是不少;但是儿科重症监护室,大概是整个儿科唯一特别沉重悲伤的地方,因为家长对孩子有太多的不舍。照顾重症监护室的孩子当然格外辛苦,要是值班时遇到几个孩子状况很不好,已经处于倒数计时的状态,那就特别难熬。难熬的不只是看着孩子的挣扎,还常常要面对家属止不住的眼泪。不过通常经历过这一段日子,每个儿科医生都会成长茁壮很多。

  有一次值班时,大概晚上十一点多,刚走出重症监护室,要坐电梯下楼去取外卖。

  

  “医生啊,你辛苦了啊”电梯旁一个阿姨突然跟我说话。

  “哦,今天还好”我望了她,是之前照顾过病人的奶奶,这次小朋友又住院了,不过不严重就是了。

  “医生,你现在医术越来越好了”。

  “谢谢阿姨认可”,其实当下有点累,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一下,有没有进步那要老师们说了才算啊。

  “真的,我跟你讲啊,你不要害怕,我看的到一般人看不到的那些,你后面跟了四个小孩,还蛮多的。”

  其实在医院听多了,我也没有很在意,加上据说我命格有五两多,我也从来没亲眼看过。就问了一句“阿姨,那他们跟着我要干嘛?会不会很恐怖?”。

  “不会,他们有些人不清醒但还没走,有些刚走却自己不知道。但是他们都会尽量跟着好医生,希望能帮助他们。治好也可以,帮他们解脱也可以”。

  我突然有点愣了一下,这位背后灵的故事是真的?我是学医的,讲究科学,唯物主义支持者。

  “我上次还看到你们一个主任后面跟着一大排的,还有一个比你资深的医生后面也跟着六七个。我没有跟他们讲,我跟他们比较不熟”她接着说。

  “你不要跟他们讲比较好,我怕他们会吓到”,其实当下我是怕阿姨会被叫去看精神科医生。

  “真的,医生叔叔后面真的有两个小女生!”这时妈妈几乎是住弟弟的嘴了,要把他拉出诊室。

  “妈妈,我看过她们!”望着小男孩坚定的眼神,妈妈被吓到了。诊室护士跟我也突然顿了一下。

  

  这时弟弟跑到我身后的门诊病历柜,指着上面的贴纸。“妈妈,这个我上次有看过卡通,里面有这两个。”

  “啊,这个叔叔也认识哦,冰雪奇缘,姐姐叫艾莎,妹妹叫安娜,对不对?”

  整个诊室,哄堂大笑,又是一个开心的看诊时光。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